幸运赛车200期走势图|幸运赛车走势图连线
    當前位置:首頁 >> 思想宣傳 >>學習資料 > 稿件
政府的邊界
2014年04月04日

  政府的工作都是有邊界的,必然有所為,有所不為。任何政府都不應該成為萬能政府,歷史上也沒有哪個政府可以做到萬能。

  政府工作的邊界一直是我們的難題,從晉察冀邊區政府開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再到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后的今天,管住政府的工作邊界從來沒有停頓過,但是效果一直不好。就拿精簡政府規模一件事來說,建國后進行了十三次機構改革,政府的規模反而越來越大,人員越來越多。若以GDP為單位考量公務員規模的合理性,中國財政供養人員(廣義的公務人員)的冗雜配置便迅速顯現:以百萬美元的GDP為標準,日本僅需供養1.38名人員,英國1.58人,美國2.31人,法國3.46人,而中國則供養了10.8人。人多了自然要管事,所以我們政府的審批事項特別多,幾乎隔幾年就要清理一次。但老百姓的感覺是行政審批越來越多,政府管得越來越廣,公權邊界越來越寬。

  從深層次方面說,我們政府人多、事廣、邊界寬主要是權力太大,缺少法制、授權和被監督的環境造成的。一是我們的政府在老百姓眼里是個廣義的政府,也就是說凡是共產黨領導的政務機構都是政府的一部分,比如黨委、人大、政府、政協和執法部門,甚至還包括公營的事業單位。事實上老百姓也不是無知,這些部門確實握有許多干預公共生活的權力;二是上述機構之間的職能常常不清楚,可以通過內部文件達成一致,缺少應有的透明或監督;三是官民之間的界限不清楚,公權常常可以不經授權進入私權領域。

  舉幾個例子:一個是不久前李娜得了澳網冠軍,作為中國人第一次拿下這個冠軍必然會受到國人的尊敬與歡呼,這個很正常也很自然。但是李娜是職業運動員,不代表國家參賽,也不代表家鄉參賽,拿獎杯的時候不升國旗,不唱國歌。參加澳網、溫網都是運動員個人的行為,澳網、溫網也都是商業賽,贏得冠軍后李娜拿了商業賽事給的1410萬元獎金。但是偏偏我們的政府要自作多情,李娜回國時派省級高官去機場迎接,還拿出80萬納稅人的錢去獎勵李娜。這是典型的政府多管閑事;第二個例子是每逢春節、國慶等重要節日,政府都要通告各個商場集市不得漲價,確保物價穩定,表面上看似有道理,實際也不合理。不漲價,消費者滿心歡喜,但那些加班加點的小販和商場呢?他們的利益誰來保障?,他們的犧牲誰來補償?政府要站在中立的立場考慮問題,這樣才能保證公平。節日的物價應該交給市場去調節,漲幾天,等節日過了就會下跌,節日里反而會有更多的商品供應,物價的波動本來就是市場調節供求的天然機能,政府這只有形的手完全可以讓給市場那只無形的手去調節;第三個例子是每年各級政府工作報告中總要提出一項非常重要的目標任務,就是財政收入的增長幅度,這是硬性指標。其實政府收稅是依法進行,其依據是法定的稅基和稅率,憑什么納稅人還不知道有多少進賬,你稅務局先把自己的收入給確保了呢?這在法治國家一定會被視為政府濫權的。

  當然,在另一方面,我們的政府也還有許多該管而沒有管好的事情。比如越來越重的霧霾天氣;比如屢見不鮮的食品安全事件;比如亂拆亂建的城市規劃問題;等等。

  我們的政府邊界原來有一句十六字的話來概括:“經濟調節、市場監管、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還有一句常掛在嘴邊的話叫“有所為,有所不為”。當然這些話具體起來也很難,也無法準確地描述出政府的邊界。中共十八大關注到了目前的政府職能的邊界問題,比較明確地提出了改革的方向,就是“要按照建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行政體制目標,深入推進政企分開、政資分開、政事分開、政社分開,建設職能科學、結構優化、廉潔高效、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李克強總理說得更透徹:“如果說機構改革是政府內部權力的優化配置,那么轉變職能則是厘清和理順政府與市場、與社會之間的關系。說白了,就是市場能辦的,多放給市場。社會可以做好的,就交給社會。政府管住、管好它應該管的事。”總體上說“簡政放權”是當前建立科學合理的政府邊界的基本改革方向。簡什么政,放什么權呢?從經濟領域看,簡政放權就是政府要通過退出微觀經濟領域,增加市場的自由度。市場經濟是一種高度自由的經濟模式,企業和經營者只受法律和契約的制約,現代企業開始擔負起社會責任,但那也是出于自愿。經濟自由度的大小其實是與經濟效率緊密相連,更同經濟的發展創新息息相關。當年美國和日本發展信息技術的方式充分證明了這個道理。日本政府喜歡干預經濟,通產省常常出一些所謂的發展導則來影響企業。針對信息技術發展的方向,當年日本政府看好模擬技術,所以他就引導企業朝模擬技術方面走,日本的企業也習慣聽政府的話,真的都去發展模擬技術,沒想到政府偏偏判斷失誤,最后日本企業全軍覆沒。企業跟著政府一種思路走,只有兩種結果:成功或失敗,概率是五十對五十。而美國政府從來不會費心費力去做什么發展規劃或導則之類的東西,他們認為采用什么技術、生產什么產品都是企業自己的事情,成與敗由市場說了算。所以當年美國企業在發展信息技術的方向上是各家走各家的道路,選擇什么方向的都有,這從宏觀上看,總有一種技術會成功。最后數字技術勝出,美國就贏了。從概率上說,百花齊放有百分之一百贏的機會。在信息技術方面美國一直到現在都跑在世界的前端。其實回看我們自己也是如此,中國近十年靠技術創新成功的企業,如騰訊、阿里巴巴無一不是自由度很大的民營企業,而那些實力雄厚的央企、國企,除了利用壟斷優勢做大做強外,哪見他們有什么創新了呢?從社會領域看,簡政放權就是政府要放手,增加社會的自治度。我們現在的政府是一個父母型的政府,老百姓的衣食住行想管,喜怒哀樂也想管,甚至那些屬兒女情長的東西也要管。覺得一放手,社會就會禮崩樂壞,雞飛狗跳似得。我們的政府好像不明白社會是有公序良俗的,人間是有公平正義的。殊不知,政府自身就是在社會的道德約束下,在公眾的睽睽監督下才能保持清正廉潔,公義高效。假如沒有了這些約束,政府自己就會變壞。但是現實生活中政府總喜歡自己來取代社會親自辦點什么,不能辦點什么也要管點社么。也舉幾個例子;一個是我們看到很多老年人思念在外忙碌的子女,動了側隱之心,于是就修改法律,規定子女們必須常回家看看。其實站著說話不腰疼,大部分做子女的也想念父母,只是生活重擔在身上壓著,如果無奈回不了家還要被政府法辦,那不怨上加怨嗎?順著公序良俗管人家里的事,最多是管閑事,亂用納稅人的錢,倒也罷了,可是政府部門順著好管事的勁頭再一路管下去,那就要出亂子了。我們也聽說過派出所到人家里抓夫妻看黃片的事,那不是國際笑話嗎。這兩年一直縈繞在紅十字會頭上的陰影揮之不去,仔細想想問題還是出在政府管得太多上。紅十字會有七大原則:“人道、公正、中立、獨立、志愿服務、統一、普遍”,這七項原則也寫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紅十字會法》,就是說我們早就認可了國際上紅十字會的運行模式,但是我們還是不放心,還是把紅十字會納入到政府體制內,經費不足時就找商業機構合作,失去了紅會的中立性,救災時沒有政府的指示就不敢行動,失去了紅會的獨立性,郭美美事件一出,紅會的公信力必然會受到廣泛質疑。

  設定好政府的邊界是一門大學問,興許還有待于我們長期的探索和實踐。好在中共十八大已經明確指出了政府改革的方向,讓我們有所期待。最后引用一段老子的話,或許有點啟發:“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

作者:朱成鋼 )
幸运赛车200期走势图 中国人寿能不能赚钱 电子投注单如何购买 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图 7m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八大胜 财神爷手机捕鱼 多张信用卡怎么赚钱 博远棋牌 百变计划在线 天津快乐十分网投平台